《庶孽豪情》庶孽的意思 第0065章 中秋冷血月(一) 庶孽豪情RPS

《庶孽豪情》庶孽的意思 第0065章 中秋冷血月(一) 庶孽豪情RPS

时间:2019-11-14 18:10:38编辑:百小白

经典小说《庶孽豪情》由方堂言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松,老张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秋高气爽,空中无云。太阳自早晨露出头,一路攀爬,已至人们的头顶。御街里,人群熙攘,都在趁店家中秋打折,选挑自己中意的货物。街道旁...

庶孽豪情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庶孽豪情》在线阅读

《庶孽豪情》免费试读


秋高气爽,空中无云。太阳自早晨露出头,一路攀爬,已至人们的头顶。御街里,人群熙攘,都在趁店家中秋打折,选挑自己中意的货物。街道旁的店铺,大都接到官府的指示,将店铺装饰得焕然一新,一股浓浓的、温馨的节日氛围,如一条看不见的暗河,在御街里涌动。

太阳渐移西空,约莫未时左右,一队英姿飒爽的队伍,骑着高头大马从南面缓缓而来,兵士、将领身着华丽的戎装,配戴战刀,紧跟在骑兵队伍之后的,是几辆豪华马车。

人们纷纷地被挤到街道的两旁,驻足观看,议论。人群中,几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,混在人群中观望一阵后,朝北快速奔去。人们在看着官兵朝北而去后,又涌入街道。

城北运河码头,早有士兵布防。就连平日里,独霸运河码头装卸货物的猛虎帮帮主彭疤子,也不敢露出半点嚣张的神色来,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凉亭中喝茶。当来回走动得士兵将领,路过他的凉亭时,彭疤子是一脸讨好地请将领喝口茶水。将领只是威严地冷看彭疤子一眼,并不说话。

码头的货运装卸已被喝令暂时停了下来,客船业务照旧,有船靠岸,也有船开走。码头处于半戒严状态,任何人等,都不许过多停留。一股肃穆萧杀的气氛弥漫在码头之上,和临安城中祥和安宁,形成鲜明对比。

御街里的那队人马,来到运河码头。骑兵纷纷跃身下马,分两排站立开来,豪华的马车从两排士兵的中间驶来。马停,大夏的宰相秦木会,鸿胪寺卿陆希文,左监门卫大将军范德彪从马车里走了下来。

士兵将一块大大的红绸布铺在码头上,红绸布靠御街一头,放了三个跪垫。秦木会、陆希文、范德彪三人,望着蜿蜒朝东北方向而去的运河。

“一个使节,居然要我等跪迎?”范德彪的脸色并不好看。

陆希文淡淡一笑,很外交地说道:“范将军,大丈夫能屈能伸,我们是为皇上而跪,为朝廷而跪,为苍生而跪。这一跪,就能跪出个夏金友好,跪出个天下太平,跪出个大夏千秋万代。如此之跪,求都难得,有何屈辱?!”

范德彪用浓眉大眼,瞪着陆希文道:“你他娘的,就是一娘们儿。可老子是军人...”

“德彪!”秦木会厉声喝斥着范德彪,道:“还不快快给陆大人道歉。”

“哼...”

“算啦!”

临安城北码头,是运河的最南端,这条用森森白骨垒成的人工河道,于大夏朝里,看不出丝毫悲惨,却是积尽繁华。码头的西边,是一片湿地,丈多高、叶已泛黄的浓密芦苇,在八月中旬的秋风中,飘荡。运河两岸的农田,基本上已收割完毕,一桩桩捆成人形的稻草竖在田里,间或有一块、两块还未收割完的稻田,给大地铺上一簇金黄。

杨霸从龙阳县回来,站在船头,远远看见码头之上全是官兵,不禁心里一紧。他背有反贼余孽、刺杀朝廷命官的罪名,行走江湖就格外谨慎。他走进船舱,将长剑放进大包袱内藏好。下得船来,士兵并未过多盘问,瞟了瞟杨霸有些怪异的大包袱,喝斥着杨霸等一众乘客快快离开。杨霸快步走上台阶,到了彭疤子的凉亭,拽拽彭疤子,轻声问出了甚事,彭疤子并未出声,只是撇撇嘴,摇摇头,示意杨霸别作声。

“咕——”

一阵绵长的牛角声,从运河中传来。一艘用黄锦包裹外壁的大船,浩荡地从运河的水面上远远而来。两排头戴狐狸皮帽的金国士兵,站在船头,昂头将手中的牛角咕咕吹响。码头上的夏朝士兵列队肃穆站立。秦木会、陆希文、范德彪站在码头之上,秋风将秦、陆二人的衣袂吹得飘荡起来。

大船靠岸,腰佩弯刀的金兵,从大船内鱼贯而出,分成两排,站在夏朝士兵的前面,构筑起一道由夏金两国士兵并排站立的人墙。一个衣着华丽,头戴貂皮大帽的男人走出船舱。那人帽檐上是雪白的狐毛,帽顶上是一尾火红的松鼠尾,两条貌似雪白的狐尾,从双耳处耷拉下来,煞是华贵好看。那人下了船,昂着头,脚步坚定地踏完台阶,伟岸地站在早就铺在地上的红绸之上。

秦木会、陆希文、范德彪,从左至右依次地躬立在三个跪垫之前,见金国使者站定。三人恭敬地跪在跪垫之上。金国使者蹙眉地看着三人,心中寻思,依议和之书,该大夏皇帝对他行跪拜之礼,眼前并未有大夏皇帝,心中便有些不悦。

秦木会拱手拜道:“夏臣秦木会,率鸿胪寺卿陆希文,左监门卫大将军范德彪,替吾皇给使节大人行三跪之礼。”秦木会说完带领陆、范二人,给金国使者磕了一个响头,范德彪虽心愤难平,也是无法,只得随秦木会,给金国使者又磕了一个头。三人正欲磕第三个头时...

码头西边的芦苇丛中,蹿出一个一身黑衣劲装的壮汉,手持长剑,飞奔过来,在夏金士兵的人墙不远处,一跃而起,踩在夏金士兵的头上,单脚踢翻一个金兵,凭着推力,身子和手中的剑,成一条直线,口中叫着“金贼受死!”,朝金国使者刺去。

金国使者没有慌乱,稳稳地站在那里。黑衣刺客的剑快要刺到他时,从他身后蹿出的一个金兵,砰——一刀打飞黑衣刺客的长剑。黑衣刺客滚落在地,刚抬起头来,夏金两国的士兵,十来把锋利的剑端刀口抵向了他的脖子。

秦木会正准备磕第三个头时,看见黑衣人飞来刺杀金国使者,一时吓得腿软,没有站起来。倒是范德彪反应很快,猛地起身,挡在秦木会的身边,随后秦木会被士兵扶起。杨霸见黑衣人处于被枭首的危境之中,将要冲上前去救黑衣人,被彭疤子死死按住。彭疤子连连摇头,用眼神示意杨霸,这种自杀性的营救,除了搭上性命,于事无补。杨霸的眼中布满血丝。

秦木会由士兵扶着,口中嗷嗷叫道:“砍了他的头,砍了他的头...”,旋即又慌忙对金国使者道:“使节大人,夏朝布防不周,让您受惊了,万望恕罪,万望恕罪。”

“哈哈...砍吧。我今番前来杀贼,就没想着回去。砍吧,大夏的士兵们,砍了我的头,去邀功去吧,哈哈,我张某苟活在世间,却不能北回故土,就让我的灵魂去故土安息吧。”

金国使者并未理会秦木会,而是冷冷地瞪着正在歇斯底里狂喊的黑衣刺客。他觉得刺客有些眼熟,但又未敢确定,细看一番后:“呃?!张名枫?!”

张名枫见金国使者竟能叫出自己的名字,仰头看看金国使者,愤慨中带有疑惑道:“诸葛秋!诸葛秋!你是金国的使者?你是诸葛秋?!”张名枫低头朝诸葛秋的脚下吐了口口水,又道:“以拯救夏朝为己任的诸葛秋,竟然认贼作父,成了金国的使者,哈哈,妙!妙!妙!”

“你.....”秦木会已缓过起来,正欲命令士兵立马削了张名枫的头时,诸葛秋道:“秦大人,此人是我的一位旧识,先将他投入牢中,但不可伤他性命。”

“诸葛秋,我张名枫,岂会要你这个认贼作父之人保命?!我呸...”

阅读全文
庶孽豪情

庶孽豪情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方堂言原创的历史小说《庶孽豪情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秦松,老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一般说来,端阳时节,南方多少会下些雨的。但临安城却无下雨的征兆,天气很好,在秦松的经验中,是有些反常,但也没什么,六月飞雪的现象

作者:类别:历史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庶孽豪情》庶孽的意思 第0065章 中秋冷血月(一) 庶孽豪情RPS